环球时报:中国对“隐形加班”和工资拖欠采取坚定行动,推进法治

(SeaPRwire) –   北京2024年2月1日——如果员工在下班时间仍然回复工作相关信息,这是否可以算作加班?雇主是否应该为员工支付这段时间的工作加班费?考虑到中国就业市场的激烈竞争,以及许多互联网巨头员工习惯的996工作文化,这个问题并不好回答。

近年来,在下班后通过社交媒体平台工作,也被称为“隐性加班”,已成为中国的热门讨论话题,因为这种现象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以及社交媒体应用的广泛使用而变得司空见惯。

尤其是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互联网的无处不在将公司和员工联系起来,使在线沟通和协作变得方便,并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

事实上,员工很难要求支付加班费,因为从法律角度上看,很难界定什么是“隐性加班”以及界限在哪里。

然而,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年度工作报告中详细列举的一个案例中,一名员工成功地通过诉讼获得了因在下班时间通过社交媒体应用程序工作而获得的赔偿。该案引起公众广泛关注,被誉为国家司法机关主动作为的典型案例。

据北京日报报道,在北京一家科技公司工作的李某起诉其雇主要求支付其在工作后加班的费用。她声称,她在下班后通过微信或钉钉等社交媒体平台与客户和同事保持沟通,并要求对这段期间的服务支付额外费用。然而,她所在的公司认为这不算加班。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在审查此案后裁定,李某在下班时间、周末和节假日使用社交媒体进行工作的工作,超出了简单的沟通。这项工作的性质以定期和规律地使用社交媒体平台为特征,区别于偶尔和偶然的沟通。应视为加班。基于此,法院判决该公司向李某支付30,000元人民币(4,179美元)的加班费。

判决还提出了“履行实质性工作”和“明显占据时间”的原则,作为确定“隐性加班”概念的标准,这符合数字时代劳动形式的变革趋势,保护了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业内人士和专家称赞此案是积极的探索努力,试图定义和澄清“隐性加班”的概念,给中国工人增加了信心,并成为国家在新时代推进法治的例证。

“隐性加班”得到法律认可

最高人民法院、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华全国总工会于1月25日联合公布的13起欠薪典型案例中,也包含类似案件。

在该案中,同样姓李的一名员工起诉一家文化媒体公司拖欠加班费。当地法院根据李某在其微信账户上提供的证据认定,李某在三个休息日加班,并责令该公司向李某支付5,517.24元加班费。

最高人民法院解释说,当地法院是根据劳动者在休息时间内所从事的活动,并综合考虑加班时间、次数、报酬标准、工作职责等因素作出的判决。法院的判决依法保护了劳动者合法权益。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律专家王天宇周三发表评论文章称,在线工作仍是在雇主的监督和指导下进行的劳动。对“隐性加班”的热烈讨论也成为提升中国工人法律意识的契机,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自己的合法权益,学会保留证据维护自己的权益,法律专家说。

他们表示,在实际工作中已经处理过许多类似的案件,之所以引起公众关注,是因为这是法院首次在其判决书中纳入了“隐性加班”这一概念。

其意义有两方面。一是司法层面承认了“隐性加班”的存在。二是方法论层面,为比较准确地认定“隐性加班”提供了一个参考。过去“隐性加班”更多是一个舆论话题,但此案的判决在法学上迈出了一大步。

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沈斌提向《环球时报》分享了一个案例,法院通过即时通讯等电子设备中的证据认定该员工通过加班工作。

沈斌认为,在法院工作报告中加入“隐性加班”一词,对普法和相关教育,尤其是在如今的数字时代将产生非常积极的影响。

此案让很多员工意识到,他们在周末的网络工作可以被定义为加班,沈斌说。“它鼓励更多人更好地了解法律并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但专家也指出,从个别案例判决中明确一个概念到公众期待的清晰法律规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法治建设新举措

除了处理“隐性加班”问题外,中国司法机关还不遗余力地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等长期存在的问题,尤其是考虑到中国农历新年或春节即将到来。

他们积累了更多经验,并探索了跨部门机制,该机制可能可应用于更多领域,以有效保护工人利益。

据《工人日报》近日报道,西北陕西省宝鸡市陈仓区60岁的农民工付克兴,通过当地人社部门、检察院、法院、工会联合会通过“123N”诉前维权联动机制的不懈努力,终于拿到了拖欠他五年的6,000元欠款。

该模式包括“一窗受理、两项服务、三级网络、多方协同”。

“一窗受理”是指以劳动监察和劳动仲裁为窗口受理各类劳动争议,把司法援助、工会维权结合起来。窗口将对不同的案件进行分类并分流到相应的机构。“两项服务”是指坚持“普及法律知识和提供法律援助和帮助”的双重服务。

据《工人日报》1月24日报道的统计数据,自“123N”模式实施以来的两年中,陈仓区共开展了43次农民工法律教育活动,举办了50多场讲座,并对245起案件提供了法律援助。

他们接到了4,288个电话和访问,处理了1,734起投诉和报告,追回了2366.9万元人民币

本文由第三方内容提供商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对此不作任何保证或陈述。

分类: 头条新闻,日常新闻

SeaPRwire为公司和机构提供全球新闻稿发布,覆盖超过6,500个媒体库、86,000名编辑和记者,以及350万以上终端桌面和手机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韩、法、俄、印尼、马来、越南、中文等多种语言新闻稿发布。